Samsara

释迦摩尼在29岁前仍过着俗世生活,但我自五岁起,便过着他遁世后的苦行生活。为什么?我们怎么知道他的觉悟是不是也是直接启发自俗世生活?阿普,严守僧人的戒律后应许我们的自有在哪里?我们矢志禁欲,应许给我的满足在哪里?佛祖曾说过「你不应该道听途说,接受我的教诲,除非你明白我的立场,明白我的意思。有些东西我们必须抛开成见,方可真正学习;有些东西我们必须拥有过,方可学会抛弃」

凡你所见,皆为道学所在。
哪个更重要,满足一千个愿望还是战胜一个?
如果你爱佛法像爱我一般,那你可以马上立地成佛。
怎么令一滴水不会干涸,让它流入大海。


转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d27f6d0100jvoq.html
每当我看到这句话,心里总会莫名的感动。我们生而为人,忽忽百年,转瞬即逝。而人生的痛苦始终如影随形,就算有短暂的快乐也抵不过无常的迅疾!没有超脱的智慧和无畏的勇气根本不可能在生命里有所觉悟!终将随风而逝。像一滴水珠逐渐干涸,化为气体消散在空气中。四大分解之后是轮回的开始,我们的业力决定未来生生世世的六道穿梭。怎样才能够让自己不为物欲所困,逍遥自在游行于天地之外。答案很简单:让自己流入永恒的涅槃之海!我们是一个个化身,只有见到本性,即万有的本体,才能契入法身!法身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好比我们站到了更高的宇宙之外,来看地球的苍生。只有智慧到达了圆融无二;到达了周遍法界;到达了量同太虚;到达了心物一元,我们才可以看到生命的真相!才能永远不会像那一滴水珠有干涸的一天!
很奇怪的是,这样一句透着很高智慧的话是出现在一部有着“三级片”嫌疑的《色戒》之中。其实我对钟丽缇的性感不太感冒,倒是《色戒》的剧情着实吸引了我。开篇隐隐透露出生命的无常,一只雄鹰从高空丢下一块巨石,砸中地上的一只小羊,然后将它的尸体掳去。这就是万物的生生不息!我们既看到了生命的残忍,也同时感到一股神圣的庄严。好像我们万物都在彼此的成全!最后都会尘归尘,土归土!哪里来回到哪里去!这似乎就是宇宙的定理!
剧情由此展开,这是一个清心寡欲,潜心苦修,想要达到涅槃彼岸的西藏人群——喇嘛。达世喇嘛从小就被送进昭寺,艰苦的闭关静修,经过三年三月零三天修行的达世被同修从山洞里请出,三年的不吃不喝又岂是我们常人能够企及?那一定是一个有着深湛修行的得道高僧了!达世回到昭寺,受到住持的表彰。然而年轻的达世却屡屡做着性梦,终于在一次仪式的表演中,他瞥见了一个妇女奶孩子的景象,他呆呆直直地看着,再也动不了,直到慈祥的阿普混进表演的队伍拉起他。欲望火苗已经燃起,便不好控制,他虽然通过了修行的试炼,但是当面临到人生中赤裸裸的性欲的考验,马上就败下阵来。
在丰收节时,达世禁不住心猿意马,并爱上了村姑琶玛。心中的欲望还是象野草般生长,控制不住,达世还是不断做着性梦。阿普便要他去拜见一位老僧,希望可以帮他看破色欲,然而无济于事,他开始思索一个问题:达世对阿普说,释迦牟尼直到19岁才出家,以前过着世俗的生活,也曾经结婚生子,有些东西必须要得到才能舍弃。阿普没有回答他,只是不停吹着唢呐,和达世的激动形成对比,我好象可以理解阿普当时难过和无奈的心情。或许没有经过人生的历练就不可能觉悟吧!在一个有月亮的晚上,达世偷偷辞别同修和假睡的阿普,独自一人骑马来到了河边,脱去喇嘛的袈裟,对着河水照一照自己!呵呵,这个俗世的人儿啊...达世寻到了琶玛的村庄,终于遇到了俗世的情人!或许这也是一种因缘!接下来的偷情一幕我们可以体验情欲的煎熬和炽烈!两个人在野外疯狂地做爱,可以想象我们这滴俗世的水滴又怎能不被欲望的火焰所烧干、分解、溶化?后来达世被琶玛的父母接受,和琶玛组成家庭。
琶玛是个很了不起的女性,这在她的生活里一点点显露出来,她在对带孩子的教育,对生活的态度。达世学会了做生意赚钱,并因此得罪了收谷物的杜华,这个贩子用欺骗的手段收购村民的粮食,被达世识破,并改变传统,自己拿粮食到镇上去卖出了好价钱,却不能为村民们接受,也招到杜华的嫉恨。一天晚上,火光照红了村庄,达世的庄稼被烧了。这就是人生中的贪嗔痴,一切一切都是欲望在作怪!爱恨情仇依然在继续着...
行动受着心的支配,色欲的存在着,偷情的事情在达世这个曾经的僧人身上发生了,琶玛外出的时候,达世和家里的女工发生了关系,女工还告诉他,琶玛知道他会发生这样的事。是羞愧?是放纵后的失落?是茫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这样感受,他一个人爬上高台,呆呆出神。种种人生的快乐、悲伤、感动、兴奋、悸动、失落、悔恨、灰心、绝望...让达世想起了当初山洞中的宁静、和谐、轻安、自在。于是他决定离家出走,放弃红尘的欲望,重新回到心灵的彼岸!
远处一骑弛来,亲爱的同修桑能来了。阿普去世了,给他留下一封信,“是满足一千个欲望重要,还是克服一个欲望重要?”
独处、静思,欲望的放纵,要他走的太远,回头一看,自己是得到了一些,可是又怎样?蹉跎了岁月,远离了昔日的内心的清净自得,自己变成了这般模样,自己的初衷又是什么呢?悄悄收拾行李,看看妻儿,达世在一个夜晚离开了。换上旧时的僧袍,理掉了自己的头发,向昭寺进发。达世的异样没能逃过琶玛的眼睛,在将近昭寺的路上,达世看到琶玛向自己走来。没有质问、没有哭泣。琶玛平静地讲了一番话,很经典。
琶玛:耶输陀罗……听过这名字吗?释迦牟尼王子、乔答摩、悉达多、佛祖,所有人都认识;所有人也认识耶输陀罗。耶输陀罗嫁给释迦牟尼,她非常爱他。有一晚,释迦牟尼离开她和儿子罗睺罗,他们正熟睡,他去寻求觉悟,成为佛祖。他走时,什么也没说!……耶输陀罗关怀病人,她早于释迦牟尼救治他们,她早于释迦牟尼理解民间疾苦——说不定,他的觉悟由她启发!(耶输陀罗的话意味深长!我们从这句话也可以理解到化烦恼为菩提的真正含义!)
达世痛苦道:琶玛,琶玛……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情诗可以作证: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琶玛:或许耶输陀罗想过,离开释迦牟尼和罗睺罗。我们怎知道耶输陀罗,在释迦牟尼离开后没有愤怒,没感到寂寞、悲苦?……谁会想起她!
达世跪坐了下去,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琶玛:当儿子罗睺罗不断问她同一个问题:父亲在哪里?她怎回答?她怎告诉他?母亲怎可在半夜撇下儿子离去?只有男人做得到……达世(加重音),只有男人(带哽咽声)做得到……之后,耶输陀罗别无选择,她抛弃过往生活,剪去头发,过着苦行生活。
达世一声不吭,只有风的声音和模糊的远山。
琶玛柔声道:噢,达世,若你渴求佛法,像对我的爱欲一样强烈,你可成佛。在今生,这副躯壳。(还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情诗:动时修止静修观,历历情人挂眼前。肯把此心移学道,即生成佛有何难?)
达世道:瑟玛,原谅我,我跟你回去,我属于那里。(俗世的凡人是不可能舍弃情爱和物欲的诱惑,我们被这些网缠绕得太深、太重了!他又开始悔恨和迟疑,因为他怕辜负了妻子和孩子。)
琶玛没有回答他。只听见一阵马铃响动,琶玛放下一个红布包裹,然后转身牵马。剧情告诉我们这只是达世的一场梦,这时一阵风吹过,他的美丽的妻子突然被风吹散,扬起满天沙尘,然后一切消于无踪……
达世慢慢地解开包裹,发现里面是平时自己出门的时候,琶玛总为他准备的食物和祈求平安的链珠。他抬起头来,慢慢地啜泣起来,然后发声大哭,直至躺倒在地上。镜头慢慢地升高、定格,四周响起略带哀伤、悠长的藏族民歌。
不知过了多久,达世才缓缓坐起,环顾四周。他忽然发现了什么似的,站起身来,向那堆玛尼石走去,走到那块刻有“怎样令一滴水不会干涸?”的石头前,摩挲着,然后把它转了过来,他来时匆匆没有注意到答案是什么,现在他终于看到了背面的人生真相,玛尼石后面赫然刻着一句话:“让它流入大海”。
我想,这句箴言:“怎样令一滴水不会干涸?让它流入大海”和达世在向那聋哑老僧请益的时候,老僧给他看的字相照应,那是“任何你接触的,是学道之地。”
他又回到了当初的那一条河边,电影在达世的泪流满面中就此结束,其实喇嘛根本就是在河边做了一个美丽而空虚的梦!自己的袈裟还没脱去呢!孩子都有了,大半生也经历了。我想起了中国文化中流传已久的黄粱一梦,呵呵,我们现在难道不也在做着梦吗?相同的是,我们都被一场游戏一场梦牵着走了好远好久!或许,有求皆苦,无欲则刚!有的人及时醒悟,更多的人还在沉睡中不肯醒觉!一晌贪欢,人间几回春梦?梦醒更自还留,渐行渐远还生!

2018-10-27 23:48 77 电影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