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辩论

蒋昌建的结辩

蒋昌建:谢谢各位,一个严肃的辩论场需要一个严肃的概念。对方多次问我们人性怎么样?人性怎么样?始终没有问我们人性本怎么样?我想请问对方,人性是什么和人性本是什么是同样的一个概念吗?你们如果连这个概念都没有根本建立基础的话,那你们的立论从何而来呢?我们多次问对方的善花里面如何结出恶果,对方说要浇水,要施肥呀。那我就不懂了,大家都承蒙这个阳光雨露的话,为何有那么多罪行横遍这个世界呢?难道这个水,那个肥还情有独钟吗?为何要跟恶的人作一个潇洒的“吻别”呢?(笑声、掌声)
  今天我们本着对真理的追求来同对方一起探讨这个千年探讨不完的话题。无论是从性善论的孟子也好还是性恶论的荀子也好,又有哪一家哪一派不要我们抑恶扬善呢?抑恶扬善是我方今天确立立场的一个根本出发点。下面我再一次总结我方的观点。
  第一,只有认识人性本恶,才能正视历史和现实。回顾历史的时候,我的内心总感到痛苦而颤抖。
  从希波战争到十字军东征,从希特勒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到日寇在华北的细菌试验场,真可谓是“色情与贪婪齐飞,野心共暴力一色。”以往的人类历史,可以说是交织着满足人类无限贪欲而展开的狼烟与铁血啊!可见,本恶的人性如果不加以控制的话,将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呢?
  第二,只有认识人性本恶,才能重视道德、法律教化的作用,才能重视人类文明引导的结果,培养健全而又向上的人格。在历史的坎坷当中,人类并没有自取灭亡。尤其是在面对彬彬有礼、亲切友善的新加坡朋友面前,我们更有理由相信,人类明天会更好,这其中我们要感谢新加坡孜孜不倦地建立起他们优良的社会教化系统。人类文明是在人类智慧之光照耀下不断茁壮成长的。饮水思源,借此我们要感谢那些在人类教化路途中洒进他们含辛茹苦汗水的这些中西先哲们。正因为从他们的理论智慧当中,从他们的身体力行当中,人们才有可能从外在的强制走上理性的自约,自约人的本性的恶,从而培养一个健全而又向善的人格。可见,人性本恶,并不意味着人终身成为恶,只要通过社会的教化系统就可以弃恶扬善,化性起伪啊!
  第三,只有认识人性本恶,才能调动一切社会教化的手段来扬善避恶。光阴荏苒,逝者如斯,在物质和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同时,而人类的精神家园可谓是花果飘零。在这个时候,我们要警惕,人性本恶这个基本的命题。可喜的是,在东方的大地上,我们说传统文化的发扬光大,已经从一阳来复开始走向了新的春天。我们也相信,通过传统文化的精华,必将使人类从无节制的欲望中合理地扼制并加以引导,从他律走向自律,从执法走向立法。人类才可能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而我却要用它来寻找光明!”谢谢各位!(掌声)

杜维明的评价

杜维明:主席,评判同仁,台大和复旦的辩论员,各位来宾。作为一个海外华人,并且是关切文化中国发展前景的学术工作者,我谨代表评判团向举办1993年国际华语大专辩论赛的新加坡广播局和中国中央电视台表示恭贺和感激。他们从世界各地,亚洲、澳大利亚、西欧和北美的著名大学邀请到八队三十多位口若悬河的青年才俊,在一周之间,针锋相对,辩论了大众传播、现代化、环保、经济、道德,乃至生老病死,种种既有宏观的全球视野,又有切身的现实意义的课题,充分体现了华语国际化的精神。
  还值得提出的是,昨天休会,主办单位又通过轻松愉快的旅游,为参赛朋友们提供了交谈和沟通的机会,也让大家对这个在企业竞争上勇猛如狮,而在自然环境方面又艳丽如花的星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了,新加坡建国以来的第一位民选总统王鼎昌先生和今天特别前来颁奖的李显龙副总理都是华校出身的辩才无障的政治领导,给我们很大的鼓舞和勉励。(掌声)
  过去六天,台湾大学成功地建构了“现代化不等于西方化”和“安乐死应该合法化”两个命题;复旦大学也说服了评判员,“温饱不是谈道德的必要条件”,“艾滋病是社会问题”。今天呢,从正反两方来辩论人性本善,究竟鹿死谁手哇?今天下午正反两队似乎都直接或间接地采取了在古文章法里的启承转合这种策略。正方一辩站在高屋建瓴的方式引述康德、孟子和佛教,建立了性善为本,恶行为果的基本理论,脱俗不凡,条理简洁。我好像已经被说服了。
  但是,这个交通规则的比喻不甚恰当。反方一辩呢,有这个排山倒海之势,坚持“人性本恶,其外者伪也”的观点,分辨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简洁明了,很有震撼力。而且,用词精炼,有条不紊。我好像又被她说服了。(笑声)正方二辩呢,承接了一辩论述,又以西瓜种子为例,很贴切。认为欲望本身不是恶,也有理趣,使观点作了进一步的深入展开,还作了一些实证的补充。反方二辩呢,妙语如珠,既承接了一辩的观点加以发挥又猛攻正方二辩的经验基础,并且旁征博引,荀子,犹太教,黑格尔,甚至《天龙八部》(笑声),使正方好像陷入了防御的态势。那么,正方三辩作了一个转折,很有新意,但是没有充分地发挥。反方三辩大有异军突起之势,从新的思维角度展示了一些观点,比如说“放下屠刀”,屠刀何来呀,也很恰当地引用了达尔文、弗洛伊德各方面的观点。在资料运用方面,大家都能引经据典,而且也可以说妙语如珠吧。那么,似反方的知识结构比较谨严,也比较全面。在语气方面,正方是严厉质问,恳切坦诚,有的时候情绪比较激动。(笑声)那么反方呢,有点排山倒海,义正辞严,有时候嘛,轻松活泼,而且引逗幽默。但是,用词显得有点华丽,也许可以向平实方面再努力。自由辩论期间,双方短兵相接,此起彼落,好像双方都从金庸先生武侠小说中学到了出奇制胜的新招。(笑声)我们觉得双方似乎是势均力敌,用了先发制人哪,连续发问哪,分而治之、乃至巧设陷阱哪,声东击西等各种策略。那么,反方四辩文字流畅,好像行云流水。在结论这方面可以说是缝隙不留,圆而不滑。正方四辩呢?很有理据,特别是举出原始人的凶残是为了求生欲望,也很有说服力。但是,我提到了情绪有点激动。
  那么,一般说来,反方颇能显示一种流动的整体意识,整个队伍运用一种整体配合的作战方略,加强了一种整体的攻击力,保证了对重点攻击目标的一种优势。也增强了整个辩论队伍的气势,显得中心课题比较明确,活而不乱,而且呢,错落有致。
  最后呢,让我发表一点感想,中国传统文化的儒释道都强调体会、体验,体味这种体之于身、身体力行的具体真知。在这个思想导引之下呢,目明耳聪,也就是明察秋毫的视德和从善如流的听德,才是雄辩的基础。能说善道固然很好,巧言令色就背离了仁厚的核心价值了。因此,这次华语的辩论,虽然常有排山倒海,甚至咄咄逼人的气势,但却一再地体现出同情、坦诚的美德,树立了非常良好的风气,值得我们效仿。谢谢大家!(掌声)

2019-02-26 00:02 50 思想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simon reply

    致敬五哥!

  • simon reply

    @simon 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