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不做 by DW

转自DW月谈(DW_Journal)

很久以前,我第一次作为产品经理参加了一个叫做“商业产品评审”的会议。那时我对自己的工作和会议的目的都茫然无知,就抱着自己的方案战战兢兢地去了。到了会议上,我发现我们组的技术负责人C哥坐在桌子的中间,拿着一把虚拟的斧头,正在审核所有的产品方案。他不时提出尖锐的问题:“你这个方案做了能对收入有提升效果吗?”“这个方案上次就被否决了,这次有什么改进?”“这是个临时方案,完全不在本季度工程开发的计划之内,为什么要增加?”

很快,他大声说:“不做!”我仿佛看到那把虚拟的斧头落了下来,几个方案就被砍掉了。产品大哥看到自己的方案做不成,脸色铁青,但也没有说什么,仿佛自己的头也被砍掉了。

那时我还是实习生,完全没见过这么残酷的场面。事实上,在我过去的人生中,人们一般不会直接说“不”。然而在工作中,拒绝来的是如此直接,我着实有些震惊。

然而随着工作的时间越来越久,我发现工作中就是需要直接说“不”。老板和同事们甚至在反复教育我,该做的事要做,不该做的事就是不应该做。曾经有一次,销售姑娘在给我的邮件里提了11个产品建议。我看到这么多的要求,差点晕了过去,然而我依然回复了“好,我会看一下这些问题”。我回完邮件,销售姑娘走过来和我说:“我知道我们提了很多建议,但是我觉得你不需要都做。这些建议有些并不是问题,只有那些重要的才需要解决。你不应该接受销售这边所有的要求。”

时至今日,我想起她对我说的话,依然非常感激。我在正式工作中的一帆风顺都要感谢我漫长而错误百出的实习经历,更要感谢同事们的各种提点。总之,自从销售姑娘和我说了这个问题后,我才开始认真思考,我是不是答应了太多别人的要求。

后来过了很久,我和技术负责人已经非常熟了,我才斗胆问了他为什么每次都会拒绝那么多产品方案。C哥表示,很多产品方案并没有打磨成熟就会交到技术团队手上要求开发,这样很可能在未来需要大幅修改开发方案,这就浪费了开发人员的时间。此外,作为团队负责人,他必须要考虑到团队成员的工作负荷,而不必要的加班会伤害士气,所以他需要拒绝一部分不重要的需求,确保工作量是合理的。

我后来也想明白了这个问题,如果我承担了超出我能力范畴的任务,那我就不能高质量地做好这些事,反而会留下很大的隐患。与其如此,不如拒绝一些不重要的任务,把重要的工作做好。于是后来如果再有人找我做事,我绝不会简单回答“做”或是“不做”,我一定会问清楚这个任务的目标、紧急程度、需要实现的内容都包括什么,然后给别人一个预期的完成时间和效果,再告知可能存在的风险。如果我给出的交付时间和结果不能达到对方的要求,那我也会说“不做”了。

人们在刚开始工作的时候经常无法拒绝别人的要求,结果经常让自己很累,然后产出的效果也不好。我后来想想,新人无法拒绝工作任务的原因是因为害怕得罪人。如果上来就不答应同事的要求,那同事可能会不高兴。但是换一个角度想,同事的目标是最终解决问题。如果我们解决不了问题,那答应干活的结果比不答应干活还糟。所以如果我决定不做同事的任务时,我一般会给他们一些建议,比如哪些人更合适完成这个任务,或是这个任务有一些其他解决方法等等。实际证明,这可能比我自己草率做事更有效一些。

不过比起拒绝不合适的任务,我后来发现更困难的是劝阻一个已经确定要做的项目。

同样是很久之前,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很大的公司级别的项目,大概是给某地区使用我们app的用户免除流量费用,提高用户活跃度。这个项目和我并无直接关联,只是由于我负责监控公司广告收入,所以被要求旁听项目会议,确保这个项目对于广告没有影响。

这个项目的确对我的广告业务没有什么影响。然而我在听完立刻觉得这个项目的逻辑有重大问题。我之前做过一个下载应用赠送话费的项目,那个项目打着为用户补贴流量费用的旗号,其实本质逻辑在于给用户送钱,所以大受欢迎。通过那个项目,我明白了手机用户的主要需求并不是节约流量,而是想要话费。如果用户并不在乎是否免流量的话,岂不是免除流量的活动必然会失败?

在项目开始前的最后一次会议上,很多部门的老板都来了。我想了想,觉得我完全没有办法提什么建议。项目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作为一个即将转正的实习生,我又何必在这种时候给自己找麻烦呢?在会议上,我看着大家充满信心的笑容,觉得也许老板们有更好的判断,这个项目是会成功的。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几个月后,等我毕业后回到公司,项目果然已经失败了,项目经理也离职了。有一次聚会,我又遇到了当时的项目经理。项目经理讲了做这个项目时的种种问题,感觉很是困扰。我终于有机会向他问了我一直没敢问的问题:“你觉得老板们在项目开始前意识到用户在意的不是流量,而是话费吗?”大哥苦涩地笑了笑,说:“老板们每个月几千元的话费,难道真的明白为了几块钱斤斤计较的用户在意什么吗?”大家相对无言,于是继续吃饭了。

后来我看了一个故事,是说韩亚航空的一架飞机在纽约的暴雨中失事了,原因仅仅是因为燃油耗尽。根据黑匣子最后的录音,机舱里的人们意识到快没油了,但从机长到机师都没有强烈要求采取任何措施,直至飞机坠毁。这件事听起来很荒谬,然而我一下就想到了当年失败的项目。当年的会议室就像韩亚航空的驾驶舱,我也许并不是唯一一个觉得有问题的人,但我也绝不会在老板们充满信心的时候,说“我们不该做这个项目”。那和韩亚航空的驾驶员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并没有做很久的产品经理,却做了很多个项目。但比起很多个更成功的项目,却是这个失败的项目让我记忆最深刻。我甚至记得在那一次会议上每个人坐在什么位置,和他们脸上的笑容。在那次会议之前,我从来没有觉得说出“不做”两个字是这么困难的事情。后来老板给我讲,《鸣梁海战》中有一个镜头,一艘大船的顶部已经着火了,但底部的水手依然在拼命划桨。有的时候,一不留心,我们就都是船底下埋头划桨的水手。

所以在一系列事情之后,我已经可以非常淡定而坚决地说“不做”了。我曾经很喜欢拖着不做决定,觉得这样有很多回旋余地。却不知不做决定会影响后面所有事情的进程,往往比做出决定的后果糟糕得多。于是现在我已经会在事情的一开始就决定“做”和“不做”了。

我能学会勇敢说“不做”这件事还要特别感谢C哥。因此去年我去台湾的时候,特意去台北故宫博物馆给他买了三卷“朕知道了”的胶带,分为红黄白三个颜色,希望他对于“做”的项目贴红色,“不做”的项目贴黄色,白色是“打回修改”。这样可以更有效地表达他的态度。也不知道有没有真的用上。

2017-08-13 23:46 27 转载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