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放长一线看星爷

首先,这里本来应该插入一首《喜剧之王》电影原声里的《Here We Are Again》,作曲是CAGNET。但是不出所料,
腾讯音乐没有!
腾讯音乐没有!!
腾讯音乐没有!!!
所以,我只能插入一段视频,从1分47秒之后的音乐,就是我想播放的曲目。也请你顺便看一下,从台词“谢谢老板”开始,一直到到2分58秒张柏芝崩溃,在一分钟的时间里周星驰用了多少个镜头,这首曲子又是如何在最高潮的部分击中人心的。

转自槽边往事

zhouxingchi

周星驰今年的新片我还没看。但我在网上看到一种论调说:去年是大家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今年是周星驰欠大家一张电影票。然后周星驰专门跑出来澄清,说从来只有他欠观众的,没有观众欠他的道理。

这让我感到很心酸。

从1990年开始,到1993年。《赌圣》、《逃学威龙》、《审死官》、《唐伯虎点秋香》,周星驰连续四年是香港票房冠军。外间对他的评价是什么呢?无厘头风格走不远。仿佛他通神上下,诸多努力无非就是落在“无厘头”三个字上面一样。

1995年,周星驰拍了《大话西游》,当时的票房毒药。就算是他的无厘头喜剧死忠,看完之后也公开表示:不好笑,好乱,看不懂。然而现在我们知道,《大话西游》不单能让人捧腹大笑,还可以让人肝肠寸断。不仅可以看得懂,而且许多人还能全篇背诵。一部电影,几乎在二十年时间里,成为中国年轻人情感表达的方式。

1999年,周星驰拍了《喜剧之王》。年轻的孩子看完之后说:这拍得都是啥啊?2009年,昔日的孩子变成了大人,走上了社会,在某个周日午后打开尘封的VCD,突然就被剧情彻底击溃。他终于知道周星驰当初拍的是什么,他后来对人说,那是他看过的周星驰最棒的喜剧。

2001年,周星驰拍了《少林足球》。一点都不好笑,捡垃圾的鸡血哥让人时时觉得浑身尴尬。当时的评价是:完全是一部特技电影。2004年,周星驰携《功夫》归来,可能是华语影片中特效和剧情结合最好的一部电影。多年前一个小男孩幻想着如来神掌,现在,他在银幕上打出了他想象中的如来神掌。他说:你想不想学?想学我可以教你啊。

对了,在这些年份的间隔中间,还有《白面包青天》、《国产007》、《大内密探008》、《食神》、《回魂夜》、《行运一条龙》等等喜剧。和当初的评论不同,看起来无厘头走得挺远的。

如果我们可以重回1993年,重回1995年,重回1999年,回到刚看完周星驰新片的那一刻,你的想法是否还会和当年完全一样?是否会觉得当时的结论下得太过峻急了一些?也许应该等一等,再考虑一下?因为从历史上来看,周星驰的电影总是出现得太早,而他应得的赞誉总是来得太晚。

喜剧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它可能是所有戏剧类别里最困难的一种。只不过因为喜剧演员负责逗乐观众,所以观众觉得太过亲切。因为感觉太过亲切,所以失去了对专业的敬畏,就像是面对自己的街坊邻居一样,觉得没有什么自己看不懂的,也没有什么是自己不能点评的。

当真是这样的?

周星驰总想拍电影给未来的人看,他总想领先这个时代一点点,和流行的拍摄方法不一样一点点,和流行的叙事方式不一样一点点。有时候超前太多,甚至会因而遭受市场惩罚。但是,他始终在寻求变化,无论是技术上,还是叙述上,还是表演上。人们总是后知后觉,在周星驰已经过去之后,才开始表扬他身后的那些作品。而周星驰当下的作品,总是会受到批评和挑战。我觉得,这大概这就是一个喜剧演员的命运。

为了公平起见,对于周星驰和周星驰的影片,我坚持认为应该放长一线来看,不要太急于下结论。在他身上的结论已经太多了,但是这个人一直走到了今天。而这个人也一直为我们带来惊喜,每次还都能带来不一样的东西。无论是他当演员,还是当编剧,又或者是今天当监制和制作,他未必次次都站在时机这一边,可到最后时间往往都站在他那一边。

这样的一个人,跑出来说:只有他欠观众的。

2017-02-09 22:45 13 美文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