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有个群众叫静慧,恨张无忌比周芷若还入戏

在峨眉派里,谁最恨张无忌呢?

你可能说,周芷若吧?其实还真不是。

在《倚天屠龙记》里,有一段特别有意思,我看一次笑一次。

话说,在少林寺的屠狮大会上,张无忌晚上去找周芷若,理由是要救她的“丈夫”宋青书。

两个人在周芷若房里见面了。按道理说,一个魔教教主,一个峨眉掌门,名义上是死对头,水火不相容的。

实际上,他们的关系很暧昧,互动很精彩,醋意和怨怅,旧情和新恨,套路和暗劲,一切都妙在不言中。周芷若还说出了那句很有名的话:“若是我问心有愧呢?”

周芷若和张无忌,说穿了不是真的敌对,或者说只是相爱相杀相互较劲的关系。他们是拆不开的,真拆了,大家都不开心。

问题是,俩人的这层关系,赵敏懂,杨逍也可能懂,这些水平层次高一点的人都懂。

但是有一些人却搞不懂。

比如峨眉派一个叫静慧的。

转自六神磊磊读金庸

她对张无忌的恨,那倒是真恨:

“静慧站在门外,手执长剑,满脸怒容的瞪着他(张无忌)。”

你瞧这副如临大敌、但其实又不明真相的样子,每次读到,就想起全民皆兵的儿童团。

周芷若喊送客,静慧马上又“喝道:‘张无忌,掌门人叫你出去,你还纠缠些甚么?’”

喝完了不过瘾,又趁机痛骂几句:

“当真是武林败类,无耻之尤!”

每次看都觉得特别好笑。

她“手执长剑”,如临大敌,好像要威胁、震慑张无忌的样子,其实没什么用,就跟儿童团练习打飞机差不多。以她的本事,手上拿再多剑也威胁不了张无忌,换一把AK还凑合。

“武林败类,无耻之尤”,骂得很爽,还加上三个字“当真是”。可是静慧当真知道武林是什么样子,峨眉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格局吗?她不知道啊。

张无忌其实和她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可是她就是恨得比周芷若还走心。

静慧是个老实人。

她恨张无忌,因为师父一直都是这么教的,门派关起门来,一直都是这么讲的。

从灭绝师太到周芷若,口口声声都是反魔教、灭魔教,特别是张无忌在婚礼上逃跑了,更是峨眉之奇耻大辱云云……

略有不同的是,灭绝师太是真心反魔教,回家也讲反魔教;周芷若不是真心反魔教,但回家关起门来,也还是讲反魔教。这个是传统。

如果换做是纪晓芙,虽然同样是峨眉弟子,但本身层次高一些,老爸是“金鞭纪老英雄”,见过世面,信息来源比较丰富,她恨魔教就不会恨得这么诚恳。

可是静慧不行啊。她本身层次不高,人脉又浅,没有别的信息来源,师父关起门来教什么,她就信什么了。

周芷若对张无忌一撇嘴,静慧就以为掌门人真的很怒。周芷若叫送客,她就以为掌门人真的嫌弃得张无忌要死,“娘家人”的责任感爆棚。

最后骂一句“无耻之尤”,过了嘴瘾,觉得我们又在武林给了张无忌一个下马威,表明了立场,展示了态度,好骄傲!

可是静慧师太啊,毕竟还是太天真,不知道造化弄人。

几天之后,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发生,峨眉又和魔教好了。周芷若“纵身扑入张无忌怀中”“感到他胸膛上壮实的肌肉,闻到他身上男性的气息”。静慧才骂过的“武林败类”,又变成了周芷若口里的“无忌哥哥”。

这可就啪啪打脸了。被甩飞的静慧可怎么办?下次见到张无忌,该如何是好?这个急转弯,怕是要翻车啊!

想想都替她心疼,峨眉和魔教搞好关系,都不和人静慧商量的,简直不把人当峨眉的人。

后来,金庸再也没有让静慧出场了,因为不好写啊。你让她怎么称呼张无忌啊?她应该继续保持高冷和愤怒,还是来个急转弯,亲热地叫张教主?都是尴尬啊。

所以还是那句老话:别人要操弄你的情绪的时候,让你爱谁,除了爹妈,让你恨谁,除了杀父仇人段天德,都要吃着瓜多想想,不要入戏太深,免得成了静慧。

说到这,你可能为静慧担心:她这么傻乎乎的,跟不上形势,看不懂周芷若的真正心思,会不会被嫌弃,没饭吃啊?

你放心,永远有静慧的一口饭。说白了,一个门派永远需要精明人和傻子适度配比,两种人缺一种都不行。

前者比如贝锦仪,头脑清楚,人又温和干练,和张无忌就从来不撕破脸,这种人可以帮着谋划、办事。

但一个门派里都是贝锦仪也不行,周芷若也需要静慧这样的愣子,在必要的时候操练起来,对着张无忌呵斥,骂一骂“武林败类”之类。甚至,人家静慧没那么傻,是故意做给周芷若看的也不一定。

只不过这碗饭不好吃,酬劳很低,地位也永远注定是最最边缘的,还老会被急转弯甩飞,一下甩到左边,一下甩到右边,脸不是撞到墙就是撞到柱子,最后还要手忙脚乱捂着脸往回追,因为车子不会等你啊!

最后,不埋汰人家了,给静慧几句歌词吧:

流浪几张双人床,换过几次信仰,让上次犯的错反省出梦想。
阳光在身上流转,等所有业障被原谅,车子不停站,想开往地老天荒,需要多勇敢。

2017-04-17 23:07 12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